公司地址:武汉市青山区红钢城沿港
路13--10#
联 系 人:侯经理
电    话:86860204
传    真:86866171
网    址:www.whhwl.com
www.bearinglyc.cn
中文域名:湖北轴承. 中国
通用网址:哈瓦洛 bearinglyc
原料涨价需求下降 国内钢铁业腹背受敌

    基础原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攀升,其向下游行业的延伸,因行业竞争、需求端政策变化等增加了不确定性。
 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普遍反弹,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输入型通胀,近期变化异常的现货铁矿石价格提供了一个最新样本。
  时值国内钢企与国际铁矿石巨头谈判陷于僵局之际,铁矿石价格不断冲高。4月21日,63.5%品位印度铁矿石粉矿现货报价已冲上188美元/吨,距离2008年创下的历史高位200美元/吨仅一步之遥。
  对此,国内钢厂不仅上调产品价格,并缩短了调价频率。不过,至少短期而言,钢铁价格上升对下游产业的影响不是那么直接。
  “现在的钢材价格对开发商的影响不大。”一位东北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解释,“我们开工之前,就会和建筑承包商商定一个固定价格,比如按一平方米给多少钱。所以就算现在钢材涨价了,也不是我们的问题。”
  但几个月以后呢?
  涨价狂欢背后
  商品涨价狂欢背后,是真实需求的复苏。
  今年一季度中国市场粗钢表观消费量15327万吨,比上年同期增长21.84%。
  另外一方面,则是原材料供应方的强势话语权和供力的紧张。据中金公司钢铁行业分析师罗炜分析,总体来看,2020年铁矿石供应仍有些紧张。“全球经济复苏,特别是中国复苏势头比较明显。预计全年价格继续处于高位。”
  部分分析师表示,虽然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,但是由于库存的原因,高成本尚未完全反映到企业的利润表上,而钢铁行业的出厂价格不断上调,也部分缓解了亏损的压力。
  国内一家大型钢厂曾经估算,铁矿石合同价如果上涨90%(每吨110美元左右),则吨铁成本会增加80美元(约合人民币544元)。出于转嫁成本的需要,钢厂不断调价,将推动整个市场的钢材价格持续上行。
  “现在的钢价,对那些需求不错的下游行业,压力可能还不是很大。但是到5月,钢材价格仍然有上涨的可能性,那时候下游的压力可能就会大起来。”在罗炜看来,虽然目前经销商库存仍高于历史平均水平,但应不会大幅倾售库存。“通常而言,下游行业需求在二季度都比较旺盛,而且铁矿石价格还在上涨,大家也不太敢大幅减少库存。”
比以往回升更快
  对于中国来说,铁矿石价格上涨,还有长期协议供货机制破产的特殊原因。但在铁矿石之外,由于全球经济复苏加快,包括能源、有色金属等在内的大宗商品,在近几个月都呈升势。
  对于多数商品,全球制造业“去库存”过程的延续是支撑其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包括美国和欧洲在内的主要经济体,其区域内的采购经理人指数现在基本维持在50%之上,制造业保持了扩张势头。新订单的攀升和库存的下降同时存在,使得制造业展望更显乐观。
  4月21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发表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提出,与过去几次金融危机相比,此次大宗商品价格回升速度更快,其原因在于宽松的利率环境,较低的库存销售比,全球复苏力度强于预期,以及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商品市场中角色日益重要。
  4月21日,纽约商品交易所(NYMEX)6月交货的原油期货价格自前两个交易日80.53美元/桶的价格低点反弹近5%,至84.41美元/桶,只比4月6日创下的18个月高位低3美元左右。当天,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三个月期铜的收盘价报7760美元/吨。4月初,铜价曾一度突破8000美元/吨的心理关口。
  有市场人士认为,需求改善和供应偏紧的状态,甚至可能在下半年将铜价推升至9000美元/吨的历史高点。
  能源价格在今年也可能维持高位。美国能源情报署(EIA)最近预测,今明两年西得克萨斯WTI原油均价,将分别达到80.74美元/桶和83.50美元/桶。如果这一预测成真,则意味着下半年国际油价将继续维持在目前的价格区间。
  “国际油价上涨肯定对其他能源品种有一个促进作用,煤炭价格一般会滞后国际油价一两个月,所以如果原油价格一直高企,煤炭价格也会有上涨的压力。”第一创业证券研究所煤炭行业分析师练伟称。
  国际油价的持续走高,一个直接的影响就是,国内成品油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。4月14日,国内汽油、柴油价格每吨均提高320元,分别上调4.05%和4.47%。
  安信证券高级固定收益分析师刘海东在其报告中判断,成品油价格连续上调对CPI的整体影响并不算大。按其估算,成品油消费占CPI权重不超过2%。此次调价,对CPI上涨贡献仅为0.077%左右,尚不足0.1%。
  这与发改委的匡算接近。发改委称,这次成品油价格调整直接影响当月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环比上升约0.07个百分点。
  从效果上看,能源价格的走高更多体现在PPI上面。3月中国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2.4%,涨幅略有回落,而生产者价格指数(PPI)则同比大幅上涨5.9%。在大宗商品价格飙升的作用下,原材料、燃料动力购进价格3月同比上涨更是高达11.5%。
  成本转移迟滞
  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使相关行业的利润开始遭受挤压,但这种成本转移的过程并不顺畅,多数成本压力将在中间环节被消化掉,而非转移到消费者的身上。
  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董先安表示,从PPI向CPI传导的过程,涉及产业之间的利润分配,有的行业转嫁能力强,有的就弱些,不能一概而论。
  正因为传导机制复杂,想要判断通胀压力是否将向下传递变得更加困难。此前,部分研究认为,通胀压力由PPI向CPI传导的过程可能会历时六个月左右。但是从部分行业目前的情况来看,由于行业竞争趋于复杂或者行业宏观政策出现新的变化,通胀压力传递的时间可能会更久。另一需要考虑的因素是,中国大多数产品处于产能充足的状况。
  以钢铁业为例,房地产、机械、汽车和基建四个下游行业,对钢材的需求量占总需求量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三,仅房地产一项,占总需求的比例就超过三分之一。
  罗炜对本刊记者表示,若新出台的调控政策导致房地产投资受到影响,下半年钢铁需求可能不会那么强。
  孙枫根据企业调研情况也表达了同样观点,“因担心需求回落,部分钢厂已经开始对钢价不那么乐观了。”原先认为销售旺季到来,而现在房地产这部分已存变数。
  部分业内人士称,钢铁业成本的迅速上升,不可能完全通过向下游产业转移来释放,钢厂自身需要承担一部分。
  “房地产新政出来后,大家肯定会观望一段时间,短时间内需求可能会较大下降。”上述东北房地产企业的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表示。在他看来,目前成本更多是建筑商关注的问题。如果建筑成本上涨过快,建筑商就只能努力去压缩成本。比如现场管理更加严格,减少材料浪费。
  与房地产行业相比,汽车行业的整体议价能力似乎更弱一些。
  西南证券研发中心汽车行业研究员刘峰指出,对汽车行业来说,提价可能是最后的选择。一旦把价格传导到下游终端消费者那里,品牌的忠诚度和美誉度可能会降低。对于汽车行业来说,更倾向于采用其他方法消化成本压力,如企业管理和技术革新等。
  而成品油作为重要的生产资料,尽管发改委称其价格上调对中国价格总水平“总体影响有限,间接影响可能略大一些”,但人们注意到,这是在农林渔业、交通运输等或获得既定补贴,或实行价格管理的情况下取得的。这样,正常的价格传导变得更不可测。